当前位置:首页  > 市场快讯  > 正文

柴桑区设立助力九江与赣州角逐“江西第二城”

来源:

中国江西网

作者:

-- 2017-09-13

摘要 在柴桑区正式获批之后,江西省县级行政区已经达到25个。坊间关于谁是江西第二城的讨论也从未停止,而九江、赣州批复的撤县(市)建区各有3个,两者数量相当。

8月24日,一则“撤销九江县、设立九江市柴桑区”的消息犹如一枚深水炸弹,引爆了江西人 朋友圈。为何选择“撤县设区”?哪些因素决定花落谁家?又释放出了哪些积极信号?

在柴桑区正式获批之后,江西省县级行政区已经达到25个。坊间关于谁是江西第二城的讨论也从未停止,而九江、赣州批复的撤县(市)建区各有3个,两者数量相当。

8月24日,记者专访了相关专家。

 

 

8月24日,江西省人民政府宣布撤销九江县、设立九江市柴桑区 专家称撤县设区势在必行

“九江作为江西一个重要的工业城市,地处长江黄金水道沿江经济带上,并且是‘ 一带一路’重要节点城市。”华东交通大学交通运输与经济研究所(江西省人文社科重点研究基地)所长查伟雄说。

虽然区域优势非常明显,但其亦有短板存在。“像武汉、南京等沿线大城市,都具有‘一江两岸’的区位优势,九江却是‘一江一岸’。”据查伟雄所长介绍,九江地处长江南岸,北岸却在安徽省境内,“九江市东临鄱阳湖,南靠昌九一体化区域,经济发展受限于地理,作为一个工业城市要如何发展?只有往西边走——将九江县(柴桑区)撤县设区,以此拓展城市发展空间。”

 

 

从社会经济发展需求方面来说,作为‘ 一带一路’重要节点城市,九江市要扩大城市经济发展空间,提高柴桑区的发展地位,为建设“大九江”提供强有力的支撑。“比如南昌设立新建区和湾里区,着力构建南昌大都市旅游圈,实施‘揽山入城、拥江抱湖’战略。九江市与柴桑区都有发展的诉求,彼此之间的分隔线也是不清晰的。”

“原九江市的区域面积、城市容量和发展空间的承载力有限,城市发展空间需要继续扩大,撤县设区是势在必行的。”查伟雄表示。据悉,柴桑区全境东西长62千米,南北宽57千米,总面积873平方千米,总人口34.64万人。柴桑区的加入,为九江市的经济发展注入了新的“血液”。

江西省人民政府网站已将九江县改为“柴桑区” 赣州PK九江 谁是“江西第二城”?

柴桑区正式获批之后,江西省县级行政区已经达到25个。其中,九江批复的撤县(市)建区的有浔阳区、濂溪区和柴桑区3个,赣州有章贡区、南康区和赣县区3个。坊间关于谁是江西第二城的讨论也从未停止。

“作为江西的‘南门’与‘北港’,赣州与九江的区域位置显著。居民人均月收入都在4000-5000元之间,经济实力不相上下。”查伟雄表示。

“九江作为重要工业城市,已纳入到昌九一体化发展中去,南昌龙头岗综合码头与湖口码头作为重要支撑,为今后经济发展注入强大的推动力,提供更有力的后劲。”查伟雄说,“而赣州拥有昌吉赣客专、‘一纵一横’高速铁路,高铁建设以珠江三角洲、海西经济区作为连接,为经济提供根本推动力。”

他认为,赣州与九江各有所长,两者在各项指标上的增速和竞争都将为江西的经济带来发展,为江西提早进入现代化行列贡献力量。

下一个撤县(市)建区是它?

记者发现,江西11个社区市都设立了县级行政区。除九江与赣州外,南昌市有东湖区、西湖区、青山湖区、青云谱区、湾里区和新建区,景德镇市有珠山区和昌江区,萍乡市有湘东区和安源区,上饶市有信州区和广丰区,新余市有渝水区,鹰潭市有月湖区,吉安市有吉州区和青原区,抚州市有临川区和东乡区,宜春市有袁州区等。

那么,谁将有可能成为九江下一个撤县(市)建区的地区?对此查伟雄分析称,“或许是永修县,因为它处在昌九一体化的主轴上,离九江市60公里,地理位置优越,是条件较为理想的区域。”

查伟雄告诉记者,撤县设区取决于该地区的经济发展程度、时机是否成熟、工业所处阶段、人口规模、城区发展空间等。

“比如九江市,在昌九一体化发展过程中它受限于地理环境,通过撤县(市)设区将柴桑区纳入到城区范围中来,于两者而言,都是‘双赢’的局面,在成熟的条件下撤县(市)设区,会推动社会经济的不断发展、进步,加快城市发展进程。”

据查伟雄介绍,“在撤县(市)设区过程中要真正将柴桑区融入到‘大九江’‘昌九一体化’的整体发展规划上来,要让柴桑区与九江城区实现同步建设与发展。”

其次,“柴桑区要充分利用‘撤县设区’带来的良机,实现社会经济发展的战略目标,借着‘大九江’发展东风推动自身进步。”查伟雄认为,“九江市也要利用‘撤县设区’做大做强总体经济,同时以高格调、高标准、高起点的眼光融入到‘ 一带一路’重要节点城市和黄金水道经济带的发展中去,切忌鼠目寸光。”

再次,九江在做好城市总体规划的同时,也要让铁路、城市轨道公共交通、水运、物流综合枢纽中心融入到“昌九一体化”“大九江”战略目标中来,“大力发展交通基础设施,让片区相互连接,加大城市对外(武汉、合肥、长沙、杭州等地)开放力度,提升社会经济水平。”

“还要将人口总量与高速城镇化后就业岗位和创业机会,医疗、教育、商业、交通及市政配套容量与新增市民需求量等整体规划问题进行恰当匹配。”查伟雄告诉中国江西网财经 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