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国土要闻  > 正文

南京对东部三座城市动手!特别合作区来了!

来源:

搜狐焦点

作者:

-- 2019-01-29

摘要 南京句容溧阳仪征特别合作区来了!

南京句容溧阳仪征特别合作区来了!

 

 

看点

01

“特别合作区来了”!南京、句容、溧阳、仪征被点名!

1月25日,《新华日报》头版发布一篇报道:《争先进位,南京提升城市首位度》。

该篇报道中明确提及:“(南京)今年将加强宁句先导区综合交通网络衔接,推动区域高速公路差别化收费,在句容、溧阳、仪征等毗邻地区探索设立特备合作区,拓展城市发展新空间。”(不过据后续补充,应是“特别合作区”)

 

 

原文内容如下:

南京市副市长蒋跃建介绍,按照省委省政府明确的“建成引领全省参与全球合作竞争的国际化大都市”的最新要求,南京将更高水平“引进来”、更大力度“走出去”,与创新大国和关键小国加强创新合作,推动“深耕”,加快“生根”。

 

 

同时,进一步打磨长三角一体化、长江经济带、南京都市圈创新合作的模式和通道,打造“沪宁合科创长廊”。

南京市发改委相关负责人介绍,南京将积极争取南京都市圈纳入国家布局,实打实推进宁镇扬同城化,在区域发展中发挥龙头带动作用。今年将加强宁句先导区综合交通网络衔接,推动区域高速公路差别化收费,在句容、溧阳、仪征等毗邻地区探索设立特备合作区,拓展城市发展新空间。

 

 

看点

02

深圳向东再造一座城!“特别合作区”是这样的……

百科资料显示,特别合作区(Special cooperation zones) 简称特合区、合作区;是以先富带动后富解决个别市发展滞后下来的问题而设立的特殊的地方合作区域。

 

 

广东省深圳市深汕特别合作区成立于2011年5月,合作期限至2040年止为30年,总面积468.3平方公里,范围包括汕尾市海丰县鹅埠镇、小漠镇、鲘门镇、赤石镇(含园墩林场)共“四镇一场”,管委会驻鹅埠镇。

 

 

深汕特别合作区,其实就是一个深圳版的“雄安”,并且是是向东再造一座城。深圳是真正的土地资源紧缺城市,土地面积只有1996.85公里,只比南京的江宁区大一点。不然华为怎么搬到松山湖去了呢,深圳土地出让金和其他城市相比不值一提。

有了这块新区深圳能再上一层楼,很多二三产、研发中心、大学和居住区都可以迁移到新区,深圳本土可以腾笼换鸟发展金融产业。

深汕特别合作区为深圳、汕尾两市共同管理,并给予该区和深圳其他行政区一样的全方位的政策和资源支持。但目前来看,主导权已经在深圳了。

在最近国家推出的个人所得税app中,深汕特别合作区已归属深圳市名下,因此,深汕特别合作区又被称为“深圳第十一区”,它已经成为深圳的一块“飞地”。

 

 

根据深汕特别合作区管理委员会发布的规划显示,到2035年,合作区规划人口达到150万。若按目前合作区7.5万人的规模计算,未来10多年内,深汕合作区至少要新增人口142万,这一新增人口规模,接近目前深圳南山区的常住人口规模。

2018年8月,深圳市副市长王立新在2018第四届中国智慧城市国际博览会上透露:“深圳的一个新发展机遇就是深汕特别合作区,即汕尾划了486平方公里给深圳规划和发展,目前我们正在规划专线高铁和高速公路直通这里,这个地方的居民也要全部转成深圳户籍。”

同年10月26日,中国邮政集团公司在合作区内挂牌“深圳市深汕区局”,新设邮编518200。同时深汕合作区的区号亦悄然变成了0755。

据深圳特区报最新报道:

回首过去10年,在省委省政府、深圳市委市政府和汕尾市委市政府的坚强领导下,从2008年成立深圳(汕尾)产业转移园,到2011年扩容升格为深汕特别合作区,到2017年调整由深圳全面负责建设管理,再到正式揭牌,深汕走过了一段极不平凡的发展历程,闯出了一条升级赶超的发展之路。

2018年深汕特别区预计全年生产总值完成51.5亿元,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50亿元,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29亿元,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21.8亿元。

可以说,深汕特别区从原来汕尾最为偏远、最为落后的区域之一,正逐步发展成为一个产业初具规模、城市配套持续提升、各项事业迅猛发展的日新月异的全新产业新城和滨海新区。“深汕飞地模式”受到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

在深汕特别区的成功经验基础上,今年1月9日,广州和清远探索以新的合作方式共建“广清特别合作区”。两市以更全面更深入的合作方式承接“两德”合作区,积极借鉴深汕特别合作区的成功经验,探索建设“广清特别合作区”,现已初步制定广清特别合作区实施方案、财政体制方案。

看点

03

南京发展向东看!句容、溧阳、仪征如何融入南京?

“在句容、溧阳、仪征等毗邻地区探索设立特别合作区,拓展城市发展新空间。”短短30余字,却意味深长。

狐妹联想到在1月16日,南京日报曾刊登了一篇《南京之问》的专家访谈,其中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研究员给出了意见:城市边界可以扩张,也可以收缩。

 

 

长三角一体化发展,有很强的民间基础。在很久以前,昆山就主动对接上海,走出了一条举世瞩目的昆山之路。

随后是句容,句容对接南京,与昆山对接上海有许多惊人的相似。

花桥成为昆山对接上海第一站。2006年设立花桥经济开发区和花桥国际商务城后,依托紧邻上海的地缘优势,服务业成为主导产业。

2017年,花桥经济开发区实现地区生产总值265亿元,公共财政预算收入38亿元,人均可支配收入41460元,在全国百强镇中排名第14位。

同昆山花桥,句容对接南京的先行区是宝华。短几年,宝华从人口不足2万、仅有一条街道的小镇,迅速成长为常住人口超10万、57个小区、面积达15平方公里的新城。

昆山与上海之间有全国首条跨省地铁,上海地铁11号线的开通,昆山市境内就有上海地铁11号线的几个站点,上海与昆山实现了无缝对接,同城化,一体化。

句容与南京之间的地铁S6号线也于去年年底开工,对接南京,句容成为“圈”内第一。

如今,溧阳也要上来了。

去年12月21日,南京都市圈党政领导联席会议在南京紫金山庄召开。南京都市圈党政领导联席会议始于2013年,其覆盖范围除了南京,还有江苏的镇江、扬州,淮安,安徽的滁州、马鞍山、芜湖和宣城,共8座城市。

 

 

去年的会议特邀常州市委书记汪泉、市长丁纯,以及“常州西大门”溧阳市委书记蒋锋、市长徐华勤参加了会议。

地图显示,常州市呈“哑铃状”,溧阳市和金坛区占据了西板块,紧挨宁镇扬地区。其中,溧阳西北部的上兴镇接壤南京溧水,据南京禄口机场仅40公里。南京都市圈党政领导联席会议同意将溧阳吸纳为南京都市圈成员地区。

 

 

江苏省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要 “积极融入长三角区域一体化发展”,并提到要“加快推进宁镇扬、苏锡常一体化发展”。

1月15日上午,各代表团分组审议政府工作报告,在扬州代表团的分组会议上,不少代表都聊起了宁镇扬一体化的话题,省人大代表、扬州市委书记谢正义更是当场建议增加往返于南京、扬州之间的轨道交通频次,以满足更多人的“双城生活”。

江苏省人大代表、仪征市市长朱柏兴表示:“2018年,我市出台了《仪征融入宁镇扬一体化战略三年行动方案》。我们将加快工作步伐,深化交通融合、产业融合、生态融合、民生融合,争当区域融合发展先行区。”

句容的背后是镇江,仪征的背后是扬州,溧阳的背后是常州。在2019年年初,即提出了如此大的规划,南京东部发展确实令人期待。

目前对于南京句容溧阳仪征特别合作区没有更多的官方资料释出,但狐妹预计可能会在以下方面开拓进取:

1、交通基础设施建设是重中之重:宁句城际、宁扬城际、过江通道……都会成为重要抓手。

2、南京区域产业转移:重大产业区域联动。

3、宁镇扬大旅游体系:旅游一体化发展。

4、让百姓享受更优质同城待遇:宁镇扬三地已实现公交卡同城通刷,部分人群异地就医结算、图书馆资源联网、部分景点联票制等民生工程共建共享、互联互通。

  • 1
  • 2